關於部落格
  • 33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本報社評--「剛好」晦氣超出藍綠



 姑且非論丟書的行為是不是合理正當,就以丟書行為的本身而論,顏同窗是不是曾想過,任何人若對他的定見不滿,都可以對照他的行為向他丟書嗎?若是他認同只要他人不同意他的定見,就能夠向他丟書,那就請他開記者會向大眾宣布,如有人不認同他的定見,都可以向他丟書,不然他向馬英九丟書有什麼正當性呢?

 不但如此,據媒體報道基進側翼競選辦公室日前湧入很多支撐者力挺顏銘緯,強調「就算顏銘緯不丟,還有千萬萬萬個顏銘緯會丟!」、「18歲的少年仔英勇出聲,人人應感應汗顏!」這些所謂「千萬萬萬個顏銘緯」,是否也都贊成,若是有人不滿他們的談吐,就能夠對照顏同窗向他們丟書呢?更遑論顏同窗求全譴責的親中賣台的暴力根本就是無的放矢。偏偏所謂的「恰好」,就是最晦氣於超出藍綠,因為若是綠營在朝者被丟書,相信蘇貞昌不會表示「剛好罷了」。

 證實親中賣台無具體證據,沒必要用精深的邏輯推理,只要用對比的體式格局就能夠懂得親中賣台是政治性的說話,沒有任何實質的憑據。柯文哲念念不忘想要在台北市長選戰中超越藍綠,就是以「恰好」破功了。台灣的政治人物鮮有不親美的,試問親美就等於賣台嗎?若果如斯,那曾表示要抱美國人大腿的,豈不早就已被書K得滿頭包了。
 【中心網路報】

既然親美不等於賣台,為何親中就等於賣台呢?若親美是為了護台,親中又未嘗不是呢?

 至於所謂親中賣台的「暴力」,就更不知所云了。

 對元首有不妥或觸及公開欺侮的行為,在任何民主國度都應當遭到訓斥,也只有在台灣這種藍綠對峙的情況下,才會有政治人物發出此種「我們認為是恰好罷了」的聲音。是什麼的政治社會氛圍,讓一個年僅18歲的青年學生,心中佈滿冤仇,非得用丟書來表達抗議弗成。

 民進黨前主席蘇貞昌日前到台南,為多位民進黨籍市議員參選人成立競選總部站台,面臨媒體扣問對馬總統被丟書的看法時默示,顏姓學生丟的書名叫「被出賣的台灣」,並非丟兵器,把書丟給總統看,「我們認為是恰好罷了」。「直接性暴力」是指殺戮、踐踏糟踏、肉體熬煎等,和有關的各類榨取,如扣留,管制,奴役;「構造性暴力」是透過現代社會的政治、社會和經濟體系體例來實行,不需要直接施加暴力,如克扣、滲入滲出、分裂、和排擠;「文化暴力」則指文化中那些被用來為直接暴力和構造暴力辯解、公道化的內容。此種說法,無異是變相激勵只要是對執政者不滿,都可以向其丟書,只是此種標準也一樣適用在綠營���政者身上嗎?

 因向馬英九丟書而一夕成名的顏同窗,也是學運整體基進側翼競選總部主任,對外界質疑丟書是暴力的說法,除透露表現願意承當,且不後悔、不害怕外,並直言馬英九親中賣台才是真實的暴力;也透露前晚看到馬英九時,當下很「抓狂」。

 不論是何種暴力,不法的強迫性手段是需要的條件,姑且非論親中賣台沒任何憑據,即便有,有迫使民眾違背自由意願非接受不行嗎?假如在現在的台灣真的還有此種暴力,試問還會有空間讓顏姓同學去丟書嗎?顏同窗為本身沖突的來由,就如同本年三月學運濫用抵制權一般,都是利用錯誤的功令或政治看法來合理化自己脫序的行為,怎不使人感應遺憾。憑據社會學者的說法,暴力有「直接性暴力」、「佈局性暴力」和「文化暴力」三種。
本文出自: http://news.sina.com.tw/article/20140930/13417300.html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